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新闻动态

抽象亦有情

走进一家现代美术馆可能会给你这样的感受:从架上绘画到雕塑,装置,每件作品都陌生得像从另一个星球来的造物。

也许你会走到画前面对泼洒的油墨不知所措。它们在讲述什么?该从哪里看起?

抽象艺术好似一本没有开头和结尾的书,每页纸上并不是印着黑白分明的文字,而是用奇异的符号代替了我们原本熟悉的内容。我们该如何去理解它们呢?

抽象艺术不是一天形成的

正如同道路不是一天铺就,艺术由写实走向抽象也不是一蹴而就。艺术创作与任何类型的创作相似,都是踩在前辈肩膀上行进的过程。在我们与现代抽象绘画见面前还需要明白它们的前辈处境如何,而抽象艺术又是怎样一步步走到今天的。

在十九世纪后半期的蒸汽声中印象派应运而生。莫奈、雷诺阿与毕沙罗等一众画家发现了光的秘密,在他们笔下原本清晰可见的风景被罩上了一层朦胧的色彩。

印象派打破了学院派推崇的“古典美的形式”,用松散的笔触大肆描绘室外美景。印象派要捕捉的是在光线下转瞬即逝的景象。而他们的后辈,后印象派与新印象派则在色彩理论与不同的观看方式上又向前迈进了一步。



莫奈,《打阳伞的女子与孩子》,1875年,华盛顿国家美术馆藏

雷诺阿,《阳台上的两姐妹》,1881年,芝加哥艺术学院藏

莫奈,《睡莲》,1898年,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在前辈们打开的新道路上,野兽派、达达主义、未来主义、立体主义应运而生。正如在不同的土壤上会长出不同的植物,不同的艺术流派之所以诞生,当然也与当时的社会背景脱不开关系,在这个激烈变化的时代,艺术的面目也瞬息万变起来。

翁贝托·薄邱尼,《城市的兴起》,1910年,纽约MOMA现代美术馆藏

这些在欧洲大陆上兴起的流派各有宗旨与目标,但都代表了那个时代不同国家在迅速发展的科学技术背景之下的文化变迁。第二次科技革命带来了电力,电灯让城市的夜晚不再黑暗,火车则让城市始终保持喧哗而热闹的气氛;城区大改造、世界博览会、百货公司崛地而起,接下来就是第一次世界性的战争。

繁荣与战火的强烈对比中艺术也显得格外耀眼。为了纪念那些在西班牙内战中被无辜屠杀的平民,1937年时西班牙大师毕加索创作了惊世巨作《格尔尼卡》。正如《1940年以来的艺术》中所说,“它将有力的政治声明与欧洲最佳的复杂形式结合了起来,作品那种纪念碑式的比例和强势的表现力,以及立体主义语言用来表达一种悲剧主题,都为美国艺术家开创了一种先例。”


在美国这个地方

抽象艺术真正繁盛起来的地方则是在美国。在欧洲陷入战争漩涡之中后,大批艺术家与知识分子纷纷逃离欧洲大陆远渡重洋来到美国。这群待在纽约的欧洲人过着波西米亚式的生活。在远离战火的新大陆上他们创作了许多颇有想象力的作品,也启发了新一代的本土艺术家。

杰克逊·波洛克就是这样一位艺术家:他是一位在人们心中非常“典型”的艺术家。他出身贫寒,年少时就因不满学校而退学,之后一直漂泊流离,直到加入联邦艺术计划架上绘画小组才有了一份稳定的收入。

波洛克是个多产的画家,他性格激烈,这种冲动迫使他行动着创作,也因此被称为“行动派”的代言人。他的作画方式与大部分画家都不同,他将画布铺在地面上,端着颜料或者画笔站立着在画布上行动喷洒。于是他的作品总给人以激昂蓬勃的生命之感。

波洛克的“行动派”绘画为现代艺术注入了一股澎湃,原始的活力

但波洛克的一生,除了与挣扎的内心斗争,他还苦陷于酗酒和抑郁,几十年来一直与之搏斗。他在盛年时一举成名受到媒体广泛关注,又在中年后被公众嘲笑,称他的作品无法继续前进。或许是偶然,又或许是预料之内,在一个夏日的夜晚画家开车外出发生车祸,与世长辞。

波洛克的一生传奇而短暂,他留下的影响却像落入水中的石子一般荡起波纹,久久不会平息,他艺术中的“当下性”也启迪了之后的偶发艺术与过程艺术,艺术家们开始将自身也投入艺术之中。


在抽象及抽象之后(白南准表演图片,约瑟夫·博伊斯行为艺术图片

从四十年代到现当代,艺术已经走向了从未有过的多元方向。艺术家们将视野投向社会生活,艺术与其它领域的重合也越来越深。譬如许多艺术家将生活中使用的器具拉入艺术创作中,像是钟情电视机的白南准。也有一些艺术家提出了“人人皆是艺术家”的口号,比如博伊斯。

白南准喜爱将“电视”这种在当时新兴的视觉媒介加入艺术创作中

 

约瑟夫·博伊斯在用毛毡板布置展厅 

偶发艺术、行为艺术、大地艺术,艺术从画框走下来到生活中,最终使我们意识到,不论抽象具象,架上架下,艺术都是一种表达的方式。不管以任何形式存在,现代艺术都是经人之手创造,即使与我们熟悉的古典形式面目不一,但其中依旧包含着人的感情,正是人的创作造就了它们。

抽象是一种表达的方式,写实亦如此。不管是在繁复的刻画还是简洁的描绘前,都应关注其背后特殊的历史情境,以及创作者的心境。抽象看似无情,其中却蕴含着需要我们去理解的深邃情感。 

赫丽颜客服

关于赫丽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