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新闻动态

抽象是一座桥梁

    文章来源:北京赫丽颜医疗美容诊所有限公司的微信公众号文章。 

        文章推荐:待到春华烂漫时       抽象亦有情    杭春晖:用思考来创作

   二十世纪初期的艺术蓬勃旺盛,摇身一变,好似老树根部抽了新枝,逐渐褪去传统的外套从中焕发出崭新的姿态。但正像之前所说,艺术创作的发展过程是循序渐进的,每一片崭新的叶片背面都刻着过去的历史,抽象艺术也是如此。 

  在十九世纪前,画家们都是规规矩矩地将画板放到画架上作画,从巴比松画派开始才走出画室直接在户外创作。此前的画家们虽然也会去野外写生,但那多半都是为了室内的油画正稿积累素材和经验。从室内到室外是迈出的第一步,第二步则是从架上到架下,也就是绘画不再局限于画架之上,可以在地上画,可以边走边画,譬如杰克·波洛克与他的行动派绘画;在此之后,表演与装置也进入了艺术创作的领域,新媒体的崛起也反映在艺术创作之中。艺术创作的范畴扩大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

 

莫奈,花园中的女子,1867,冬宫博物馆藏 

莫奈,花园中的女子,1867,冬宫博物馆藏

 

柯罗,梦特方丹森林,1834年,华盛顿国家美术馆藏

柯罗,梦特方丹森林,1834年,华盛顿国家美术馆藏

  

    写实到抽象之路   

  正如在《抽象亦有情》中提到的一样,抽象和写实都是绘画创作的一种表达方式。在许多画家的创作过程中,走向抽象或者走向写实也是一个艰难的抉择,绘画是一个实验的过程。而在二十世纪初期这种抽象与写实之间的激烈碰撞尤为明显。 

   毕加索的创作历程简直是“从写实到抽象”的写照。经历了“蓝色时期”、“粉色时期”、“非洲时期”后,终于迎来了我们所熟悉的立体主义时期。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毕加索的抽象风格也是他探究和实验的结果。在“粉红时期”和“蓝色时期”毕加索用忧郁的蓝色和温暖的粉色来描绘他的情人、朋友与那些他生活中所见的普通人。而在接触非洲原始艺术之后,画家领悟了将物体切分成多个块面来观看的方法,并由此正式开始了抽象的立体主义道路。

 

毕加索,《生命》,1903年,克里夫兰艺术博物馆藏 

毕加索,《生命》,1903年,克里夫兰艺术博物馆藏

 

毕加索,《弹曼陀林的女孩》,1910年,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藏 

毕加索,《弹曼陀林的女孩》,1910年,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藏

 

毕加索,《三个音乐家》,1921年,费城艺术博物馆藏 

毕加索,《三个音乐家》,1921年,费城艺术博物馆藏

 

   而另一位以抽象绘画闻名的画家,蒙德里安,这位荷兰的抽象艺术家以著名的“格子画”闻名于世,但很少有人知道他早年时期也曾创作过一批写实风格为主的作品。“树”是蒙德里安早期作品的一个主题,在他还在思索前进方向时,树木就给了他极大的启示。树木向外伸展的枝丫,直立如圆柱状的树干在他的笔下成了练习线条和块面感的好对象。 

  “我在平面上构造线条和组合颜色……以最大限度来表达一种美感,大自然激励着我,我相信有可能通过水平和垂直线条构建意识,由直觉领导带来和谐和节奏,这些基本形式的美,必要时由其他直线或曲线补充,才能成为一件艺术品。”这位艺术家曾如此说道。在之后十几年的创作中,蒙德里安的风格逐渐从写实走向简化,在借鉴了立体主义的处理方法后,画家的风格越来越平面和简明,终于创作出了纯粹抽象形式的“格子画”,仅保留最基本的黑白与三原色,可以说艺术家几乎接近了抽象的极致。

 

蒙德里安,《春光》,1910年,达拉斯美术馆藏 

蒙德里安,《春光》,1910年,达拉斯美术馆藏

 

蒙德里安,《春光》,1910年,达拉斯美术馆藏 

蒙德里安,《春光》,1910年,达拉斯美术馆藏

 

蒙德里安,《现代构成》,1930年,苏黎世美术馆藏 

蒙德里安,《现代构成》,1930年,苏黎世美术馆藏

 

 

    抽象中的形而上学意味

   为什么如此多的画家痴迷于抽象这种形式?对于蒙德里安来说在抽象的形式之中蕴含着一种难以形容的,形而上的真理。画家曾热衷于神秘学的研究,并参加了许多神智学聚会。蒙德里安曾在书信中提到,希望创作“所有真正的人类智慧和理论的可预见性的艺术”。这种抽象的艺术形式于他而言仿佛一座桥梁,是联通精神与现实世界的一条路径。 

  而对于毕加索来说,非洲艺术中那种充满野性和原始张力的感觉给了他极大的启发,而他抽象的艺术中也包含了超现实主义诗人布雷顿曾说过的“纯粹状态下的心灵自动化”,这是一种原始的,自主的冲动,而毕加索用抽象的块面将其表现了出来。

 赫丽颜联系方式


上一篇: 已经是第一篇了
赫丽颜客服

关于赫丽颜